当前位置: 鸿运国际hv128 风采临清 临清风采
风采临清
千年运河,承载着鲁西临清的繁荣 千年运河,曾承载着鲁西临清的繁荣,今日水退船隐,只留下历史追寻的故人往事。悠悠京腔、运河钞关、鳌头矶、舍利宝塔……仍然留下谜一般的印记。梅花上将张自忠、国学大师季羡林曾经生活在这片文化底蕴深厚的沃土,山东临清这片神奇的土地,令世人充满探寻的目光。 明、清时期,运河与卫河在临清这里交汇,水运的优势带动了经济的繁荣。有人形容盛极一时的临清:“科第接踵,舟车毕集,货财萃止,诚天下佳丽之地。”特别是自明永乐十五年会通渠开通后,漕运兴盛,临清成为汇集7省漕粮北运的中枢和内陆通往北京的咽喉战略要冲。大小船舶成百上千,南来北往,络绎不绝。 运河钞关 探寻古运河的年轮 当商业借助了运河交通之势,蓬勃兴盛起来后,临清一时富甲天下。设在临清的运河钞关,便是有力的见证。临清的运河钞关,是明清两代中央政府派驻临清督理漕运税收的直属机构,始建于明宣德四年,这里每年征收的商船之税,都超过了京城的崇文门钞关,临清钞关税收居全国8大钞关之首,占全国税收的四分之一。 临清运河钞关是中国古代运河税收机构的唯一典型遗存,目前保存完好的只有两侧的殿堂。或许钞关在历史的长河中显得太过沉重,以至于每一处碑刻、每一块砖石都显现出历史的年轮。 鳌头矶领略独占鳌头的风韵 在临清城区内,古运河有两条,一曰元运河,一曰明运河,鳌头矶位于临清城内元代运河与明代运河的交汇处,是一组结构精巧、风格典雅的明代建筑,当年文人墨客赋诗览胜多会于此。 登临鳌头矶,可以远眺运河船闸和水闸。临清闸始建于元代,元世祖忽必烈时开凿山东运河,在卫河处建起临清闸。当时河道浅窄,水源不足,只能限大约150多艘船只通航,超大船只则无法通行。明朝建都北京后,都城皇宫营建所需物资、南粮北运等都因运河淤塞陷于瘫痪。如何解决这一当时最为棘手的难题呢?据史书记载,明成祖朱棣派工部尚书宋礼督领济南、兖州、青州、东昌四府25万民役治理会通河。永乐十五年,会通河水闸终于建成,以闸之启闭来调节水位,在汶上至临清高低相差30米、长约150多公里的水路上形成了多个台阶式的河道,每段之间变成一个水系。通漕至临清时,关闭头闸,北往的漕船进入闸河;然后开启头闸,关闭二闸,使水位降至与卫河持平,漕船转入卫河。南去的漕船再依次相反操作,使漕船再转入运河。这样,就确保了江南和通州的船只通航。当年,年通过临清转输漕粮,最多可达500万石。当时仅会通河就建有31处船闸,以船闸启闭升降来调节运河水位,保障船只安全通过,沿用至今,不得不说是中国运河水运史上的伟大创举。 登临舍利宝塔 抚摸古运河的历史 舍利宝塔位于临清卫运河东岸,是临清的象征。舍利塔为仿木结构,楼阁的砖塔,建于明万历三十九年。塔平面呈八角形,外檐砖木结构,陶质斗拱莲花承托。塔内设有通天塔心柱,对称转角形楼梯,可迂回攀缘,登临塔顶。塔刹呈盔形,远眺雄浑高峻,巍巍壮观。各角挑檐系有铜钟,风摇钟鸣,声震四野。登临塔顶,但见运河如玉带,波光粼粼,孤帆远影连天际。此塔同通州燃灯塔、杭州六和塔、镇江文峰塔并称“运河四名塔”。“塔岸闻钟”便是临清的人文景观。英国人写的《中国:那个古代帝国的风景、建筑和社会风俗》一书中,就有一幅关于临清舍利宝塔风情的铜版画,可见当时宝塔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,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印象和地位。